首页 > 主题活动 > 特色活动

古时,很多文人墨客在秋天留下的笔墨通常给人的感觉是悲凉的,比如纳兰性德那句脍炙人口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用秋风来营造悲伤的气氛,亦或者李清照的“红藕香残玉簟秋”诉说着离别的相思苦。




不过,秋天在近代文人的笔下却又是另一种情形,让人感受到秋天所带来的美好,又比如老舍先生笔下的“北平之秋”。




在《住的梦》一文中老舍先生说:“天堂是什么样子,我不晓得,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,北平之秋便是天堂。”并表示秋天是一定要去北平的。他迷恋着北平不冷不热的秋天,欢喜着北京收获季节的吃食。




现如今北京的初秋依旧还很炎热。老舍先生笔下的秋天,更像是在说古北水镇,被群山环抱着的小镇坐拥着秋天的清凉。




一条民国时期风格建筑的小街,像是在诉说着那时北平的样貌。




河水中的摇橹船,吱呀的响着,奏响了绝美的乐章。月老祠后面的喊泉,回荡着游客的喊声,惊起一汪秋水。




墙头上的“爬山虎”,被微风拂过,满身的朝气的脸庞,竟也有了一些羞涩的红晕爬了上来。




永顺染坊里染出的是自然的颜色,院子里的晒布场上挂着长长的印花布,让行走在期间的人们仿佛置身于七彩的虹晕之间,煞是美丽。




巷子里已经变了颜色的“爬山虎”们在小镇的房檐、墙壁上慵懒的休憩着,若是在雨季,小镇升起一层薄薄的水雾,让小巷凭空多出了几分仙气。




此时,湿漉漉的小巷里走过一个撑着油纸伞的人儿,欢快的脚步踏在积水的倒影中,轻轻抚摸着墙上的叶子,留恋雨季给予她的欢乐。




老舍先生不仅是一介文人,还是一个资深的“美食家”,他赞誉道:“衣食住行,在北平的秋天,是没有一项不使人满意的”。因此,生长在北平的古北水镇是不会逊色的,且不说各大酒店与民宿的特色餐饮,单讲小吃就可让人赞叹不已!




傍晚秋风吹起凉爽的号角,在水镇食街的桥头,品尝着特有的桥头糕,糕点的松软里带着一点酥脆,吃上一口,淡淡的香味便弥漫在唇齿之间。




望京街口的豆腐角,看着忙碌的人,将做好的豆腐不断翻炒,慢慢的炸至金黄,出锅后在补上秘制的酱汁,那感觉简直绝了!在排队中观看制作的过程,就可引人做吞咽状,让人食欲大开。




鲜香酥脆的萝卜丝饼,飘香四里的螺狮粉。




街上的红柳大串烤肉在篝火中滴答的流着油脂,肉质越发的鲜嫩。味道鲜美的羊杂汤,再来个麻酱烧饼,这简直就是北方的标配嘛!




若说名副其实的飘香四里,那还是要红妆桥旁的烤红薯,我曾在日月岛码头上就能闻到红薯的香味,看游客拨开外皮,露出里面娇嫩的红褐色果肉,那绝对是日月岛上小吃里的一绝!




近代文人林语堂在《秋天的况味》一文中表示:于四时中,他于秋是有偏爱的。在他眼中秋天最迷人的莫过于初秋的温和,就像古北水镇上爬满的绿叶逐渐变的红润,褪去稚嫩的青衣。




林语堂不同于老舍先生对北平之秋的喜爱,他追求的是庄子所说的:“正得秋而万宝成”的圆润和成熟。




而古北水镇的司马小烧酿造便是由青涩到成熟的过程,先用粉碎机将五谷杂粮粉碎。之后再加上一些稻壳使粮食得以均匀受热,蒸煮在100度以上时,在拿出来晾晒。




当粮食的温度与室内温度相近时把他搅拌均匀,就可放入大缸中发酵,最后进行蒸馏就可成酒。不过,此时的酒也不能当时就喝。毕竟酒以醇以老为佳,此时还是将酒灌入陶制的罐子里进行窖藏,味道才会更好。




藤器铺里,有编织好的各种手工收纳箱和有趣的包包。上期《心动的信号》,赵琦君就是在这里为他喜爱的姑娘,入手了一件超可爱的小熊包包。




编织藤器,需要不断的尝试和碰壁才能被称作“手艺人”,这是一个从青涩到成熟的过程。让人们所铭记的多半是一个又一个精美的成品。最美的不止是所编织的藤器,更是每一个“手艺人”孜孜不倦的创造!




风筝铺上一脸认真学习制作风筝的孩子,有的在图画着最喜欢的熊大熊二,也有的在绘制着心爱玩具的图案。




当风筝飞起时,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快乐的欢笑声在小镇的每一个角落传递。




我想秋天最美的便是所期望的事物都达成时,那一刻因不断进取而收获的喜悦所带来的成熟圆润的感觉。




如果说北平的秋天处处美好,那古北水镇多半占据了其中绝大部分的丰厚传承,若说现在哪里还能找到那时北平之秋的韵味,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便是坐落在北京东北部的古北水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