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主题活动 > 特色活动

山与水,长城与星空,诗意与现实,夹在河流和山脉之间生活的人们怎么能没有诗歌?




在长城脚下,面对纵横的山脉和与幽深的谷地,古北水镇度假区规划师陈向宏先生除了从大地的诗意中获得灵感外,还以一种更为现实的态度给予栖居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以惊喜的创造。




飘雪的冬日,多雨的夏天,煨在炉上的茶汤,跳动火光的空间,百话无根的夜聊,浸满乡愁的火塘,曾是我们儿时的记忆。带着这样的初心,陈向宏先生亲自伏案手绘,并许下一个温暖的名字,火塘酒店从设计到建成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。








建筑的语言

凝固的音乐,有形的诗歌




陈向宏先生的世界如同一个向内的花园,通往内心的秘境,那是感觉、记忆、精神、灵魂的栖身之所。随着心性的沉淀,一种更加阔大的生命意识,像风沙、水流、云雾和地质变迁,慢慢为他赋予了新的造型动力。装饰性的、具象的内容和对自然的直接模仿一直潜伏在他的作品中。



就地取材岩片屋顶落满阳光,深远出挑的檐口下面,树皮覆面的墙壁融入自然环境,而在坚固的土木的结构之间,光线如同实体一样被组织在里面。于是火塘酒店成为自然的部分,人们“无从分辨山林到哪里结束,铺地和墙壁从哪里开始”。









情感的坐标

长城文脉,地域精神




与其说这里是野奢酒店,还不如说是个行走间的文化博物馆。传统的建筑手法毫无保留的运用在火塘酒店的建设上,传统藏地花纹点缀着门头,墙壁所用的装饰呼应着丝路文化,而具有浓烈藏文化的老家具与珍贵藏品可以说是空间里的点睛之笔。



光本无形,却也因为这些“凸”口而有了形状。为什么陈向宏先生会在建筑中留下一个个“凸”形的窗,让光影随着时间缓缓移动,浪漫得好像一首诗。设计之初,陈向宏先生受到长城城垛的启发,仿佛点题般,去赋予火塘酒店一种专属于长城文脉的地域精神,一种仿佛从这块土地上生长而出的状态。








流动的空间

自然的居所,光影的所在




火塘酒店,实现了将长城意境物化成实体的使命。大堂、客房、泳池、餐厅这四块区域,若即若离地联系着,每一块有着与自身功能相适应的大小、比例和空间分布,每一块也都将山景包含其内。





酒店的大堂预设性的幽暗的空间,让人们可以自内而外地去感知建筑外的世界这种感觉,也巧妙地对应了《阴翳礼赞》里阐释的东方幽暗哲学。当夜晚幽暗的天光渗入玻璃,石头堆砌起的壁炉映出橘色的火光,深陷在温暖的沙发里,三位好友围坐热聊,夜晚变得柔和又美丽。



这里的每一间客房似乎都是为了长城而设,轻易地就将美景引入房间。通透宽敞的房间里,依窗而设的紫铜浴缸,柔和的暖黄灯光,柔软亲肤的床品。手捧一杯咖啡,坐在宽敞的露天阳台,遥望着似乎触手可及的长城云海,即使是在这儿发一整天呆,都觉得不虚此行。



简洁的元素与空间组织让恒温泳池有了完美的诗意共鸣。聆听着山林的声音,沐浴着从高处屋顶之间洒下来的光,走进恒温泳池,在面向景观的平台上休息,逐渐相信这个酒店本身是山体的延伸。



相比于山谷给人内心的触动,餐厅所给人的感受相对平缓一些。透明的大窗以柔和的姿态与周边场地相邻存在,让人们在夏季来临草木生长之后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





故事的现场

东方的美学寓言,真实的生命质感




人的生活是需要一些精神性的东西,这种精神和场所的结合会形成一种“场所精神”。作为火塘酒店的“精神内核”,火焰吧本身就在这样一个巨大的自然和精神能量交汇的地方。



近三层的内置冲天火塘,火塘之上是土楼式的建筑留出的巨大圆形天井,营造出“顶光”的空间意境。环形的回廊通过回声加强的空间包围感,时刻刺激着人们的感官。踩着肌理温和的楼梯向云端漫步,脚下是浑然足音,头上是巨大的圆形屋脊线,而屋脊之上就是云海翻腾司马台长城。



白日里阳光穿过天井落下,整个火塘犹如一个“蓄光池”,这里是凝神而望的最佳长城观景点。夜晚寂冷的星空下篝火燃起,人群的聚集会带来不同思想的碰撞的现场,带来新的想象和认知,火焰吧提供了另一个角度来让我们重新观察以为很熟悉的世界。



“一个对象,一个人。似乎看得见边界,实际是无边海洋。一个难以捉摸的影子,永远走在前面,永远在下一个房间。”不断探索物质场所中的生命或灵魂,尝试确定当下的自身,营造理想的生活。造访火塘酒店,才能领悟到陈向宏先生对人类居所与自然万物关系的集中表达。



如果你知道陈向宏先生,那么你一定想造访火塘酒店;如果你不知道陈向宏先生,那么造访过火塘酒店,你一定会想去看看他内心的花园。